三宝的回溯:一场音乐剧编织的音乐会

2022-08-08 22:47:14

◎夏白夏

2022年7月27日、28日,《世界的尽头》三宝音乐剧曲目精选音乐会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大剧场上演,三宝多年来创作的多部音乐剧作品中的精彩唱段,以音乐会的形式呈现。通过交响乐团、电声乐队、民乐队和百余人规模的合唱团将音乐提升到核心地位的同时,又用舞台的切分,让演唱、表演、多媒体合力,最大程度保留了戏剧的魅力。

2005年,《金沙》的公演引起了强烈反响,此后三宝和关山的创作一直不曾停止,完成了《蝶》《三毛流浪记》《钢的琴》《王二的长征》《聂小倩与宁采臣》《虎门销烟》等多部音乐剧,去年同样以音乐会形式呈现的《飞天》是他们又一次特征鲜明的创作。这些由作品铺就的,正是中国原创音乐剧一条坎坷的发展之路。

此次音乐会中的27个片段,被分为《序》《世界尽头的相遇》《世界尽头的命运》《世界尽头的声音》《世界尽头的呐喊》和《尾声》六个篇章,编排焕发出另一层戏剧能量,让不熟悉音乐剧作品的观众也能享受这场音乐会。

三宝认为:“所谓音乐剧,就是用音乐的方式去表现戏剧,选择何种音乐风格去呈现,也是由剧本和题材决定的。”因此《王二的长征》里大量使用摇滚元素,本次音乐会上演出的片段《枪》中化用了湖南花鼓戏的旋律;《钢的琴》里有着非常通俗的唱念形式,选入音乐会的《隔壁老王》和《夜还长》就是代表;《飞天》则采用了极具异域风情的器乐配置以及宗教音乐元素。三宝在保留个人特色的基础上,让每一部音乐剧作品都性格鲜明,回环往复、接连变化的音乐动机与一以贯之的清晰气质同时展现,成了一段有始有终的清晰旅程。

与此同时,为了最大限度保留音乐剧特有的形式,这次音乐会舞台也进行了多层切分。占据主要空间的乐队、合唱团,离观众最近的演员,以及作为背景的多媒体,将惯常的音乐剧舞台拆解重构。

2021年的《飞天》音乐会给了三宝形式上的启迪,也让他有了做到极致的想法,于是《飞天》音乐会的小型弦乐队变成了49人的交响乐团、7人电声和5人民乐的编制,之前需要通过电子琴模拟实现的特色乐器,改为由演奏家现场完成。

本藏身于乐池的演奏家们被放到了舞台的中心位置,音乐由层叠的器乐和人声铺陈而出,没有一点缝隙地填满了剧场空间。三宝的音乐风格整体宏大而具力量感,尤其在《有个地方叫做敦煌》和《夜半逾城》这种重唱、合唱形式的乐曲当中表现得更加突出。民乐风格的节奏,填以恢弘的管弦乐,交错盘旋于顶,像海浪一般层层席卷,冲刷荡涤。

此次动用的中国传统乐器包括中阮、琵琶、古筝、笛、箫、埙和二胡等,以及极具辨识度的巴扬琴。三宝认为音乐剧中的“中国特色”并非一个生硬的关键词,而是由题材剧本自然生发出的风格气质。每一段旋律都有管弦乐、打击乐和人声的不同编配方式,三宝更加复杂地表达着音乐,尤其是演唱之外的音乐,它们在一部音乐剧作品中有着关键意义。

除了《飞天》之外,此次音乐会上所有演员的表演都是完整造型登台。三宝认为,虽然我们更容易辨识演员的演唱能力,但是“表演”才是戏剧的核心,即便是在音乐剧当中也不例外。

音乐会用多媒体代替了舞美制景,《蝶》有蝴蝶振翅,浴火星尘,《钢的琴》有手工打造的钢琴一步步在眼前呈现,《飞天》是九色鹿的神话与敦煌的文化符号,《虎门销烟》中步步紧逼的黑船在风雨中来袭……

作为多年老搭档,三宝与关山之间早就培养出了绝佳的默契,这种默契展现在他们对于同一作品意图的传达上,关山诗化的歌词与三宝恢弘的音乐相得益彰。

《金沙》以神话为名,便有一种缥缈而悲怆的基调:“天边外,心似海;心似海,身如尘埃”“满腹心事说与谁知/哪曾想过山盟海誓/只为一次无心之失/只为当时情难自制”。

同样脱胎于传统故事,《蝶》就更多了几分浪漫和轻盈,“人们歌唱你的故事/爱,我仍对你一无所知/于是你在我胸口,刻下了你的样子/你有一双蝴蝶的翅膀/都说你像个天使/可是在我的滚烫的心/你却是别的含义”。

《钢的琴》温和而市井,小调轻快的节奏让叙述变成了可见的画面:“他让我听,在窗外咆哮的风/他让我听,在屋顶奔跑的雨/他让我听,每一种能发出动静的空气/是怎样在我们的肺叶里,变成了呼吸。”好像陈桂林眼之所见、心之所向,也成了我们共通的体验:“听,那让我听得见自己的心跳的谁的步履/踩着一路煤渣,一路瓦砾,一路的碎玻璃。”

《王二的长征》激昂澎湃,字字如血如刀,既能看到他们来自于一个个家庭、一段段生命的过往,又能看到他们眼中和心底燃烧的火焰;《虎门销烟》磅礴盛大,家国情怀与个体忧思紧密结合,民族大义落于细微,又多了一层生命力;《聂小倩与宁采臣》耐心地铺陈情绪,两个人必然的坠落写在不远处。

无需佶屈聱牙,没有晦涩字句,浪漫和诗意流露得轻盈又透彻,他写命中注定的相遇,变成了“你是另一个人,另一个我,和另一个你。你是所有的人,所有的我,和所有的你”。他写奋不顾身的熊熊爱火,是“在我们这个世界上,爱是种飞翔的方式”。

对于大多数观众而言,旋律是一种模糊的感受,歌词本身却能够带来最直接的理解。关山的创作精妙地把握了这一点,他从来不曾抛弃音乐剧歌词的叙事功能,又把驾驭文字的能力变成了一种美感的体验,无论是《钢的琴》这样极端贴近日常甚至世俗市井的题材,还是《飞天》《金沙》和《蝶》这种浪漫而具有古典美学气质的词句,韵律感和画面感并驾齐驱。

而对于音乐剧观众来说,这场音乐会就像是和三宝一起回溯过往,把记忆里的片段重新抛光镀彩,感受再一次雕琢。

摄影/张文涛

标签:音乐剧 飞天 音乐会 关山 音乐 作品 尽头 形式 戏剧 世界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