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嘉国际学校:戏剧的背后一千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2022-12-04 20:03:56

All the world is a stage.世界是一个舞台,男男女女都不过是演员:有他们上场的时候,也有他们下场的时候。人生如戏。

编者按:采访Kiki时,我带了一本《莎士比亚全集》,前段时间正好在重温《哈姆雷特》。我向她展示了整个故事在书中的厚度。Kiki是“莎士比亚迷”,她当然知道《哈姆雷特》有多长,但我想更直观表达我的困惑:这样一部经典长剧,怎敢放在15分钟里演完?

Kiki告诉我这个15分钟版本来自汤姆·斯托帕德的浓缩版,她要的并不是让观众坐在那三个小时完整看完《哈姆雷特》,而是给出点新的东西。Kiki谈论《哈姆雷特》时,带着一股俏皮的兴奋感,她会用“有趣”“娱乐”“自由创造”“玩儿”“夸张”“发笑”去形容整个表演和创作。或许,她对经典的诠释方式与态度,悄然传达出了戏剧的迷人之处——一千个创作者,亦可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Kiki:

我喜欢戏剧的独一无二,永远不会以同一方式发生第二次。在戏剧现场,总有些质朴和难以置信的事发生。你可以发挥创造性,对现实进行试验,甚至可短暂成为另一个人。创造性和艺术可带来自由感,它帮助学生表达自我,建立自信,学习合作并培养责任感。观众也可通过戏剧暂时从现实出离,获得短暂的休息与全新的视角。

最后的安可(来源于法语词 encore,指演出结束时额外增加的表演)很有趣。我们的小小艺术家们非常享受这部分,并把自己对故事的理解展现于其中,所以我们有两个安可,因为他们太喜欢这部分了,非常积极地创作了安可2.0。这一部分可以看出,其实戏剧中并没发生太多事,只是大多数人怎么死去,这是最终宿命。看到这部戏加速在两分钟之内完成,又来一次,在15秒内完成,其实是有些讽刺和喜剧意味的。

Tommy:

戏剧中自由创作的部分没有感觉很出戏。之前看过两部戏,一部是《罗密欧与朱丽叶》,一部是《了不起的盖茨比》。两部戏涉及的时间跨度较长,但它把几百年前的元素,放在了20世纪80年代,要么在20世纪20年代的风格中,融入现代元素,比如电子音乐等。都是可以的。我觉得对于自由改编,台词、场景和时代背景都可以不一样,只要表达出作品主题就可以了。

我们在合作过程中都能互相理解,包括在舞台上出错。其实这没什么大问题,除非在某些地方,比如the play the place the thing,we're not catch the conscious of the king,这时的thing要和king押韵,是有诗意的。否则如果不改变意义,观众也不知道原本应该是什么样,重要的是,我们继续把它演下去。

River:

不管在戏剧还是音乐表演中,犯错都很常见。最重要的不是怎么不犯错——因为错误肯定会有,只是大小——而是在犯错时不要停下,哪怕即兴发挥,但一定要保持表演的连贯性。一旦断了,观众就卡住了。我觉得表演能给观众带来一点快乐是很幸福的,好好享受这个过程。

Harrison:

我从在幼儿园甚至更小就开始表演戏剧、音乐剧和其他各种剧了,但这是我导演的第一部戏,是次非常有趣的经历。当你导戏时,可以看到其他人表演出你的想法,这更像是一个自主创造,而非直接拿别人的创造成果。

我太热爱戏剧了,它可能是我最喜欢的科目。戏剧迷人的地方是,能看到每个人通过不同方式在一件事上努力,不止关乎道具、灯光、表演,而是最后成就一整个完整演出。这种聚焦的努力非常有力量,这也是戏剧的意义所在。当你观看戏剧表演时,你会看到它,会感觉自己是其中一部分,因为你就在现场,在同一个空间里,它用声光包围着你。现场表演就是演员表演出来,观众的反应促使他们再次表演,这是场双向奔赴。我觉得这是生命中特别美好的事。

编者按:去采访Victor时,我走错了教室,又因漏看信息,弄错了时间。一见到Victor,他就给了我一个灿烂的咧嘴笑,叫我不必挂怀,只是小事一桩。我们在等学生的间隙闲聊了几句,我告诉他今天好像所有棘手事都凑一块儿了,我就像在到处跑片场,一直在不同场景间切换,状况百出。他与我分享了一句谚语:“You're here in theater all the time,the show must go on”。他说,在舞台上出错是正常的,重要的是,怎么把故事继续,而生活是一个更大的舞台。

在接下来的采访中,我好像更理解了这句谚语,也体会到了为什么在Victor眼里,戏剧能给予他如此多的能量。

Victor:

《The actor's nightmare》是部很受欢迎的戏,生活中人们常会发现自己莫名进入到一种毫无准备的状态,这部戏如同现实生活的一个缩影。当置身于预料之外,选择你自己的路,而非跟随大流,其他人正在做的,不一定是你应该做的,这无关对错。

戏剧的确提供了一个完美的“犯错空间”。在现实生活中,往往没有第二次机会,犯错后也不总会被谅解。在戏剧课上,我总是鼓励我的学生:这间屋子里没人是完美的,我们都会犯错。但重要的是,你给了自己从错误中学习的空间。当你走进现实,已然明白事情如何运作,你的优势在哪,弱点何在,以及你可以做什么来改善这些弱点。

在舞台上,所有的表演都可能出错,要么说错台词,要么站错位置。但演员们可以决定,他们是否要让观众知道。这是个自我控制的问题,也关乎是否接纳错误。既然错误已发生,而没人是完美的,为何要对抗它?我曾经是在大舞台上表现的专业演员,我也会在节目中犯错,哪怕已经演了三四百次了。但只要我们继续讲述故事,其实无关紧要。只要我们明白犯了一个错,反思下次可以怎么做得更好就行。有句非常有名的谚语:“You are here in theater all the time,the show must go on”——我们一直在剧院,演出不能停。正在发生什么不重要,总能找到路径继续这场表演。既然无法改变犯错的既成事实,何必浪费时间担心呢,起不了任何作用。戏剧让人着迷的一点是它即能表达自我成长,也能创造自由。通过另一个角色去感受世界,是个自我悦纳的空间。可能你很难从其他学科中获得这些体验。数学课上的答案要么是对的,要么是错的,非此即彼。要是答错了,你必须找出获得正确答案的路径。而在戏剧课上,有时“正确答案”就是你脑海中的一切想法,以及你展现出的一切。

Mark:

观众的互动会给我们带来能量。看到观众笑,或被你的情感影响,对演员来说是个不错的体验。我觉得最大的创造在于,能不能理解角色,最合理地演出来,与角色间产生共鸣。学的内容都是“死”的,但在舞台上演戏是“活”的。戏剧中有感受,也有观点,是综合的,很有意思。我们的表达、创造与观众的感受,是在同一时间同一空间发生,能产生共振。

Yorida:

我在台上和在生活中状态会不一样。在生活中和别人对话更严谨,怕自己说错话。几年前,我妈给我报了戏剧班,我当时不想去,那里太陌生,谁都不认识。但后来演完了感觉演了完全另外一个人,好像体验到了完全不同的人生,觉得很有意思。我平时很内向,但在台上可以更放松地打开自己。

Emily:

我们表演时,我在后台都能听到观众的笑声,那一刻就感觉一辈子都值了。我演完了回到朋友身边,朋友说演得挺好的,也能听懂我的话,我听了也感觉一辈子都值了。

Lisa:

在后台和在前台还是不一样,你虽然会紧张,但不会被任何人看到,虽然在后台和在舞台上一样有压力。前台的演员是要顶着所有观众的压力,要在他们的眼睛下把这场戏做到最好。后台的压力是所有人不能因为我的失误受影响。

我平时带演员训练是很严格的,该认真时要有态度,要做就好好做。台词都是压着演员过了好多遍,虽然现场可以有些临场发挥,但不能一开始练习时就抱着这样心态。虽然过程中也有一些挑战,但最后结果还是不错的。如果不是做后台工作,真没想到后面需要这么多支持,确实就像表盘上看起来只有几个指针,但后面有一套齿轮在运作。

编者按:和Darshan约在了茶室采访。茶室布置雅致,正对着桌子的墙边置有一个古朴的木制茶龛,内里分成若干镂空小格,每个小格内都放有一个精致摆件,造型各异,但整体看上去又典雅和谐。Darshan告诉我,《MAMA》的剧本是由学生创作,就像这个茶龛,他只是提供了一个框架和空间,是学生们把那些独具匠心的小物件般的元素逐件添上,才成就了整部作品。Darshan告诉我,也正因如此,这部剧看起来才如此鲜活与真实,它里面是有生命的。

我告诉他,我在现场看到很多人被《妈妈》触动,散场后碰到几位观众眼圈也都发红。Darshan说,人们时常会找各种理由忘掉自己的根,这个问题超越了国界与文化,是这部戏带给我们所有人的反思。

我的第一学位是科学,学数学、物理和化学,但我硕士念的是戏剧,因为这种媒介是如此迷人。《MAMMAA》是专为海嘉做的戏剧,剧本是学生自己写的,我的角色只是引导、支持他们的想法,帮他们选择最适合整个框架的东西,舍弃行不通的想法。所以这部剧看起来非常真实和鲜活,里面是有生命的。

这部戏想表达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很重要。人们因为各种原因背井离乡,渐渐忘了自己的根,这件事正发生在所有国家和文化中。很多时候,我们会屈服于现实,从而改变选择——要升职了,回不去;要买辆新车,回不去——总能找到理由。这一点对很多观众都是个反思,即便对学生自身,也是个学习的过程。再过几年,它们也要离开家人去上大学了,他们得意识到,即便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做出艰难抉择,坚韧勇敢地前行,但也不要忘记,家里总有人在等着他们。

Viki:

《MAMMAA》给了我们一个框架以及非常大的自由发挥的空间。我也是第一次尝试自由发挥,思考、理解何体验到了妈妈这个角色,从中学到了很多。我感觉妈妈挺不容易的,我妈回去也跟我说,感觉我成熟了。那天演完后,她来接我,我当时还在戏里的情绪中,于是抱着她哭了一场。

我们希望可以从不同地方表达感情,排解情绪或压力,这也是艺术的一个作用。戏剧也是,它融合了很多元素,比如音乐和舞蹈,非常能表达情绪。一开始老师跟我说妈妈拿着手机开心得跳舞,后来手机坏了又特别伤心。当时我很不理解:为什么人会为一个手机或一样东西产生这样的情绪?但当我演完了,好像莫名感受到了。只有试过一遍才能知道,感觉我们对角色的诠释也触动了大家。听说很多外教看我们的演出掉眼泪,可能因为他们很久没回家了,跟自己的记忆有了链接。所以每个人心中的角色都不一样,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Liam:

我们这个表演和其他表演不同的是,我们自己创造了它,我们像是它的一部分,自己建构了角色,所有人都在角色中表达了自我。我们实际在创造一个已经存在的故事,将我们头脑中的电影创作出来。

我感觉戏剧有比较抽象的一面,有些场景看似有些突兀,但后来在视频上看感觉又没什么问题。比如洪水用面具那一段,当时感觉有点奇怪,但后来演完好像能理解了。或许这个困惑无法被消除,有时看似特别不合理的,偏偏是合理的;一个看起来特别合理的,有可能是不合理的。另外,在整个创作和表演过程中,我也更明白了等将来离家求学时,该做怎样的选择。

Victor:

我喜欢教学的原因之一是,它让我有机会成为学生和年轻人的导师,这对我很重要。我能与他们进行真正的对话,帮助他们为真正的生活做好准备,而那里不只有玫瑰、彩色玻璃、彩虹、蝴蝶和独角兽。生活并不完美,生活有一面是混乱、肮脏、艰难的。如果我能让年轻人准备好走向世界,带着自信,带着强有力的声音,带着很高的自我认同,想要成为积极的人,创造积极的变化,我觉得我就完成了我的工作,戏剧只是我到达的路径。

标签:戏剧 观众 感觉 角色 演员 自由 自我 空间 后台 学生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