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贵人

2022-12-04 20:28:35

郎朗从三岁半开始跟朱雅芬学琴

2022年7月16日,郎朗在国家大剧院台湖舞美艺术中心最后一次与朱雅芬见面

11月13日晚,钢琴演奏家、教育家朱雅芬逝世,享年94岁。朱雅芬教授一生培养了众多优秀的学生,其中最著名的当属钢琴家郎朗。郎朗的第一位老师就是朱雅芬,朱雅芬也是教郎朗时间最长的一位老师。早在郎朗三岁半,这场长达37年的师生缘就已经开启。

惊闻恩师去世的噩耗,郎朗悲痛不已。11月14日,郎朗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有了朱老师,才有了我今天的事业,她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贵人。”

她在专业态度上非常严格

上世纪80年代,郎朗的父亲通过朋友辗转找到了时任沈阳音乐学院钢琴系主任的朱雅芬教授。那位朋友用了“绝顶聪明”“酷爱钢琴”“与众不同”等词来向朱教授介绍当时只有三岁半的郎朗。

朱雅芬曾在采访中多次透露,郎朗虽然非常调皮,但一坐到钢琴凳上,马上判若两人。在朱雅芬的眼里,郎朗天生对音乐有一种特殊的灵性。

尽管过去三十多年,郎朗说起第一次见到朱雅芬老师的情景,仍像昨日一般:“第一次去朱老师家时,我三岁半,穿了一身海军服装,戴了大盖帽,还拿了一杆玩具枪,朱老师跟我说‘请把枪先放下来,再弹琴’。她在专业态度上是非常严格的,但是她为人又极其有亲和力,她会让你非常放松地去学习音乐,不会有拘束感。”

郎朗刚开始跟朱雅芬学琴的时候,郎朗的父亲对于学习进度有些着急。在朱雅芬看来,要教出好学生,就必须抓住人才成长的规律,不能要求学生在跟自己学习的阶段就一定要“开花结果”,必须给他足够的“营养”和“肥料”,使他能在一生中不断成长。所以她总是劝郎爸别着急,“越是聪明,我越要严格,现在打好了基础,将来有他快的时候!”

直到现在,郎朗都非常感谢朱雅芬的坚持。“朱老师特别重视基本功,她不急功近利,非常务实。”

为郎朗从艺之路保驾护航

成为一名在国际上有影响力的钢琴家极为不易,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在郎朗看来,朱雅芬不仅是自己的钢琴老师,也是他人生路上最重要的导师,在每一个人生的坎上,朱雅芬的陪伴都能让自己化险为夷。

朱雅芬教了郎朗几年,觉得郎朗应该到北京发展,接受更专业的训练,在她的推荐下,郎爸带着九岁的郎朗来到了北京求学。当时由于各方面的压力,郎朗一度想要放弃学琴。在国外的朱雅芬听说此事,马上写信鼓励郎朗,而且回国第一件事就是到北京给郎朗打气,还推荐了新的教授给他。“朱老师很冷静地把我从危险的边缘扶了回来,又扶正了。人生有时候会遇到很多问题,但每次她都能为我保驾护航,让我化险为夷。”

后来郎朗去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上学的时候,朱雅芬还常常嘱咐郎朗,要多回国为祖国的观众演奏。“朱老师一直告诉我,作为中国钢琴家,推广中国音乐的重要性有多大。她跟我说,要多交流,多做大师课,让更多的孩子感受到你学的东西。她一直在给我灌输这种大爱的精神。”

“她要求我首先要做个好人”

在郎朗出国比赛之前、出国留学之前、回国的第一场音乐会等重要的人生时刻,都少不了朱雅芬的幕后支持。在成名以后,郎朗跟朱雅芬的学习也一直没有停止过,在录制《哥德堡变奏曲》的前夕,郎朗还上了朱老师的课。

不仅是学琴阶段的好老师,朱雅芬也是郎朗钢琴事业的好帮手。“朱老师和我一直并肩作战,我后来办学校,她一直在帮我。”2022年7月16日,郎朗在国家大剧院台湖舞美艺术中心举行郎朗工作室落户台湖之后的第一场大师课,朱雅芬还曾坐着轮椅出席活动,师徒情深可见一斑。

在郎朗看来,朱雅芬是一位德高望重、受人爱戴的教育家,更是自己人生中最大的贵人。“朱老师为人处世的态度、对人生和艺术的态度,影响了太多人,她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贵人。她很重视做人,她要求我首先要做个好人,一定要对社会做有贡献的事。所以做公益、做教育,她是最支持我的人。她私下里是非常和蔼可亲的老奶奶,她就是我的亲人。虽然她去世了,但她会是我一辈子永远的老师,最亲的老师。她对我的教导和爱,我会永远传递下去。”

文/本报记者田婉婷统筹/满羿

标签:老师 人生 钢琴 贵人 钢琴家 态度 教授 舞美 教育家 专业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