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物“删除视频”风波只是误会 但潮流电商进退两难的尴尬是真的

2022-12-04 19:19:05

《投资者网》侯书青

近日,得物登上了微博热搜,起因是有网友称自己在得物上购买的商品存在问题,因而拍摄了商品视频打算发给售后客服,结果收到手机提示称得物APP正在删除手机中的视频,但该操作被手机后台拦截。

事后,得物回应了此事件,并称“得物APP并未删除用户手机相册中的原视频”、“得物完全没有任何动力去做删除用户相册等不合规的行为”。

此次风波随着得物方面的回应也告一段落,但用户对个人信息的担忧由来已久。近年来,得物多次卷入类似事件,还曾因个人信息保护问题被工信部点名。此外,在“炒鞋”潮流逐渐衰退的今天,得物的部分股东也渐生退意。传言中得物100亿美元的估值,也显出几分进退两难的尴尬。

得物的无妄之灾

“删除用户相册中用于售后的视频内容”这件事,听起来确实会令用户神经紧绷,但其实,至少在这起事件中,得物确实算是遭受了一场“无妄之灾”。

早在2019年,就曾有用户发现过类似的问题并发到网络上,在众多网友的协作下,发现系统后台的报警提醒本身是手机系统相册自身的bug。

部分APP在用户保存文件时,会先创建临时空文件用于测试当前的系统环境是否正常,真正保存图片的时候会先将用于测试的空文件删掉后再写入真正的图片。而此次事件中系统弹窗所指的删除行为的对象,正是空文件。

这项bug可谓“历史悠久”,2019年至今,上到小红书、微博、豆瓣、微信,下到花粉俱乐部这种部分品牌机型才会安装的APP,都曾因此类弹窗遭到用户质疑。

或许是因为此bug只会对APP运营方构成影响,很少有手机厂商会在系统更新时主动修复这一bug。

这一事件至此告一段落,并未引起太多的后续讨论,而在本事件中真正值得关心的一点却被看客无意间忽略了:该用户之所以会误以为得物删除了其手机中的视频,是因为他在平台上购买的商品有问题。

该用户所购商品存在哪些问题难以查考,但得物平台本身因商品质量问题不止一次被相关部门点名。

2019年7月,彼时“炒鞋”二字风头正劲,但在网经社发布的“2019年全国零售电商TOP30消费评级榜”显示,得物因平台反馈率、回复时效性、用户满意度得分较低,被予以“不建议下单”评级。

2020年6月,中消协发布的《“618”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也指出,得物相关的负面信息高达8735条,主要涉及假冒伪劣、鉴定费、优惠券等问题;今年1月,央视《每周质量报告》节目中,得物以超过50%的抽样不合格率再次成为焦点。

系统bug导致的问题尚情有可原,但商品质量、鉴定准确度等问题,得物至今仍未给消费者一个满意的答案。

股东在用脚投票

得物自2018年以来,累计斩获3轮融资,其在资本市场上崭露头角的时间与“炒鞋”热潮的兴起时间可谓严丝合缝。

最先垂青得物的投资机构,是虎扑体育和动域资本,二者在2018年10月参与了得物的天使轮融资。不到3个月后,2019年1月18日,得物又收到了来自王思聪旗下普思资本的Pre-A轮融资。又过了3个月,一家来自俄罗斯的风投机构DST Global成为了得物A轮融资的金主。A轮融资后,得物的估值达到10亿美元。

这3起融资事件之间的间隔期很短,这意味着,成立于2015年的得物在不到半年时间内,就从一家没什么名气的小众平台骤然成为了一家独角兽企业。

在“炒鞋”二字真正出现在大众视野中之前,收藏球鞋这件事还只是一个小众的爱好。2016年之后,受各类说唱综艺的影响,部分观众开始模仿节目中嘉宾的穿搭,并逐渐形成了一批愿意把钱花在鞋子上的消费者。

一些国内外运动品牌也顺应这一趋势,不时推出限量款、明星款来取悦目标人群。在各方力量的推波助澜下,“炒鞋”开始成为某一段时间的潮流。而得物,则在股东虎扑社区的帮助下,跳过了垂类电商同行们“边做社区,边做电商”的过程,成为这场潮流中的弄潮儿。

彼时的得物及其背后所背负的“潮流”一词,成为了当年一级市场上的抢手题材,但潮流往往来得快去得也快。2019-2020年间,泡泡玛特以半年一次的速度收获了4笔融资,最终在2020年12月成功赴港上市,上市前估值达到479.66亿港币。

而今时不同往日,目前,泡泡玛特的总市值已经在200亿港元的水平徘徊许久。而得物的用户们在“炒鞋”的过程中,也不断接受无序市场环境的教育,并在“新疆棉事件”发生后变得更加理性。

第一个萌生去意的股东是字节跳动。今年6月,据多家媒体报道,字节跳动正在讨论出售所持少量得物的股权,就出售占比个位数的股份与得物谈判。字节跳动并未直接持有得物的股份,其所持股份是其2019年投资虎扑时间接持有的。字节跳动在虎扑持股30%,而虎扑拥有得物15%的股权。

字节跳动萌生退意,或许与其2021年底推出的抖音盒子有关,其主打的“潮流时尚电商”的定位与得物有明显的重叠。或许在字节跳动看来,背靠6亿日活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超过2个小时的抖音,比日活仅1200万的得物更具潜力。

与字节跳动减持传闻同步流传的,还有此次计划减持对应的得物最新估值:100亿美元。

百亿美元,合理性在哪?

得物曾经用半年时间获得了10亿美元估值,又用3年时间在这一数字后面多添了一个零。但与此同时,得物的生存空间已经不同往日。

得物对“生存空间”的焦虑可以追溯到2020年,那时只做球鞋生意的得物名字还只有一个字——“毒”。距雷达财经的测算2019年的得物GMV大约在60亿-70亿元之间,想要做大估值,得物需要一次“破圈”。

2020年,得物将自己的名字从“毒”改成了“得物”,也正是在这一年,得物也不再只与鞋类挂钩,而是将自己的边界扩大至“潮”,从“正品潮流电商”转型成“潮流生活社区”,想要把蛋糕进一步做大。“破圈”的效果立竿见影,到2021年得物的电商成交金额达到800亿元,成长为国内第8大电商平台。

在这背后,是互联网流量红利见顶,让越来越多的传统电商将触手伸进得物的腹地。2020年,拼多多上线微信小程序“多潮”;2021年底,字节跳动推出抖音盒子;今年以来,阿里、新浪相继推出类似产品。这些主打潮流电商的产品都背靠大平台有天然的流量支持,相比之下,得物的流量显得有些寒酸。

到了2022年4月,App Growing数据显示,购物类APP的投放规模集体收缩,得物从APP推广榜前18名单中消失,电商巨头入场使得物获取流量的难度和成本进一步加大。

2021年京东在国内电商零售平台市场份额中占比20%,位列第二。除前五名外,剩下不到5%的市场份额由唯品会、得物等平台瓜分。而截至2022年11月20日,京东总市值为875.67亿美元。

得物要想获得与自身估值匹配的规模,或许还需要一次破圈,可蛋糕正变得越来越难抢。(思维财经出品)■

标签:字节 潮流 用户 融资 美元 平台 商品 系统 事件 时间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